你现在的位置: 彰武门户网站 > 科技 > 七天总代,给留学生发绿卡!美国首位华裔总统竞选者这样承诺,想挑战特朗普

七天总代,给留学生发绿卡!美国首位华裔总统竞选者这样承诺,想挑战特朗普

信息来源:彰武门户网站  时间:2020-01-11 12:27:38  浏览次数:4395

七天总代,给留学生发绿卡!美国首位华裔总统竞选者这样承诺,想挑战特朗普

七天总代,“如果2020年我当上总统,

我会给留学生们每人一张绿卡。”

美国首位华裔总统竞选人andrew yang这样说道

10月7日,在福特汉姆大学(fordham university),纽约白麓论坛邀请了美国第一位公开竞选总统的华裔 -- 杨安泽(andrew yang)。日报编辑部参与了专访,采访内容涉及很多关于留学生的问题,快来看看吧!

日报记者:“您对中国留学生有何看法?”

“我要感谢你们来学习!”杨安泽表示。

他的父母也是60年代通过留学来到美国的,他也有很多朋友在这学习在美国生活。每每有朋友因为身份问题和杨安泽分开,都会然他感到气愤:

“如果2020年我当上总统,我会给留学生们每人一张绿卡。中国是留学生最大的来源国家,你们(留学生)学成离开美国,对美国来讲是人才的损失。”

“特朗普团队的行为非常荒唐,这不是美国该有的样子。我看到底特律(detroit)和克利夫兰(cleveland)这样的城市,在自动化时代中就业萎缩。我在‘venture for america’的6年半,我了解如何利用科技和其他方式扩大就业。”

对于中美的未来发展和畅想,杨安泽表示:“我觉得中国和美国分别是世界第二大和第一大的经济体,不合作对谁都没有好处。两个大国需要合作帮助全人类一起解决全球性的问题:比如环境污染,人工智能的争议等等。”

图源:chinatechnews.com

对于特朗普的评价,杨安泽表示:“我是特朗普的反面,特朗普用各种离谱的方式解决美国的问题,他意识到了美国的问题,但解决的方法是错的,正在让所有事情变得更糟。”

当被问及“你觉得自己如何胜出”时,杨安泽称:

“我希望自己当选后能好好解决美国的国家定义,特朗普是一个不正常的领袖,我是他的反面。上周特朗普刚刚向所有民主党派宣战,我觉得特朗普现在最害怕的是一个不怎么知名的人。”

图源:verdict

对于自己的亮点,杨安泽称:“我觉得美国人希望看到一个非政治背景的领袖,一个年轻有力的领导人,一个认识到美国的问题,而后去解决的人,我就是这个人。而且,除了总统竞选,我希望自己打破种族的束缚,带领大家去关心美国。”

日报还问到:“作为一位亚裔,你觉得这是优势还是劣势?”

杨安泽很自信的回答,“我觉得自己的亚裔身份是优势。同时,大家会认为亚裔擅长数学和计算机,符合我竞选时期利用科技改变美国的计划。”

日报编辑mta和杨安泽

“最后,我希望自己当选能让美国更加开放,减少种族歧视。”

关于留学生的未来,杨安泽表示:“美国依然欢迎全世界的人才。用你的行动在美国影响周围的同学,不要再让特朗普连任!”

“在venture for america工作的时候我意识到,没有别的办法,我们需要一个从上到下的彻底改革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选总统。”

杨安泽对特朗普全面反对,他对特朗普的排外政策感到羞耻。“2016年特朗普通过赢得摇摆州赢得了总统竞选,可是,他没有让这些人的生活真的变好,他只是通过排外来转移美国内部的矛盾。”

杨安泽尤其反对特朗普对外国人的排斥,他认为特朗普的行为造成美国流失了大量的人才,让他的朋友和来美国寻找美国梦的人失望。杨安泽认为应该给每个在美国学习的外国人用评分的方式发放绿卡,吸引人才以打造美国的未来。

图源:vfa

“美国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只有30%,我们需要这些年轻有才华的人留在美国,而且这些人并没有抢走所谓的‘美国人的工作’,而且,工作减少最主要的因素是 -- 自动化。社会效率提高、全球化和移民不会让工作减少。“

杨安泽开始分析现在美国的社会形势:特朗普把失业率降到了3.7%, 这个数字确实是很诱人。但是,由于毒品,精神疾病和犯罪等等原因,30%以上的美国人不算做社会的劳动力。

虽然失业率的数字变得好看,但是,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完全没有改善。杨安泽很痛惜美国的贫富差距已经太夸张:

图源:business insider

“美国人按贫富排序,你们觉得美国的穷人有多少股票?一半美国人没有股票,80%美国人只拥有8%股票,社会的底层入不敷出,上层却没有把财富拿来创造机会。”

“讽刺的是,美国用gdp衡量经济的状况,好像一个考试的比分一样,但是这个分数完全不能用来衡量美国有多么成功和优秀。我们需要用个人发展衡量美国,而不是用gdp。”

杨安泽希望,不管是美国的技术创新也好,还是社会的进步也好,这些都应该让美国成为一个更好的地方。

“在美国40年代,一个普通的美国人有90%的可能比自己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,在50年代,这个可能性降到了60%,到现在,这个可能性更低了。”

科技在发展,美国却在倒退,美国梦的消逝让杨安泽不安:“你知道科技取代廉价劳动力后,有多少人能再上岗就业吗? ”

“只有10%-15%,无人车马上将要取代350万个卡车司机的工作。到时候我们怎么办?这些高中文化水平的毕业生的下一个工作又是什么?”

图源:vfa

他表示,他做总统之后会大力推进全民基础收入(universal basic income)。

“我要给每个人基础收入,18岁以上64岁以下,每个成年人获得1000美元/月的生活费。普通人有了这些钱才能再接受教育,重新开始人生,建立地区的小公司,让社区复活。”

他的观点美国绝大多数人都不同意,但是杨安泽坚信,这是面对未来唯一的解决方案。“出其不意”又“其貌不扬”的杨安泽是怎么走上了从政之路?

杨安泽出生于一个实现了“美国梦”的家庭。他的父母来都来自台湾的60年代的北美留学生,在伯克利大学求学时相识。他的父亲是一位物理学家,曾在ibm和通用电气(ge)任职,注册过69个专利,母亲曾任职当地大学的系统管理员。

杨安泽在纽约北边的一座安静的小城市长大,和许多在纽约市和加州城市生活的亚裔并不一样,杨安泽长大的社区只有白人。

“在学校里除了我和弟弟,没有其他亚洲人。”

图源:andrew yang

杨安泽考入了美国常青藤的布朗大学(brown)学习经济和政治。之后考入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学院攻读法学博士(jd),在毕业后顺利进入了世界知名律师事务所davis polk。

杨安泽拥有高知家庭背景和精英身份,刚刚25岁的他,人生完美顺利的让人羡慕。但是,杨安泽在律师事务所工作5个月后,决定辞职创业。

“不是我不喜欢我的工作环境,我的公司甚至有不少的亚裔同事。”但真正让杨安泽有危机感的是,他觉得人生不仅仅是按部就班。

图源:andrew yang

然而,第一次创业他就惨败。90年代末期,背负着10万美元的法学院贷款,杨安泽的公司赶上了第一波互联网泡沫,创业一败涂地,连他的爸妈都开始担心他能否养活自己。

可是,他没有停下来,杨安泽今天自嘲当年的自己是“失败创业者”。“如果我做一件事做的越来越好,我就会过得越来越轻松,越来越不去挑战自己。我特别感激那些失败的经历,未来永远不会更差。”

31岁,杨安泽出任manhattan gmat的ceo,manhattan gmat是一个专注于gmat考试的辅导机构,迅速成长为世界第一的gmat备考服务,2009年杨安泽把manhattan gmat成功卖给了美国最大的教育公司kaplan。

图源:andrew yang

杨安泽的父母都为他骄傲,杨安泽变成了“成功创业者”。他不但没有停下来,还要开启人生的“hard模式”,他不但要去创业,而且,还要拉动毕业的大学生在最普通的地方创业。

说起来孵化器,创业,初创公司,我们想到的都是行业的大牛,cbd高大上的办公室。但是,杨安泽他是个剑走偏锋的选手,他成立了非盈利机构“为美国创业” -- venture for america(vfa)。杨安泽想去振兴那些美国曾经辉煌的地方,去那些中小城市解决美国真正的问题。

日报君曾电话采访了两位毕业就加入vfa的大学生,他们在vfa加入的第一个月接受全方位的培训。之后,收获同龄人和社区的支持,还有宝贵的创业经历,可惜的是目前vfa只限美国公民加入。

图源:philanthropy journal

杨安泽说:“大学培养的人才都去了投行和咨询,从不返回家乡也不会毕了业去创业,他们生活在大城市,全都在大公司,这是一种浪费。”

也许,这和他的个人经历有关。杨安泽的家乡不在加州也不在大城市,而是一个纽约州的一个小城市,斯克内克塔迪(schenectady),在他成长中,斯克内克塔迪经历惨痛的“去工业化”。

图源:the economist

“底特律,克利夫兰这样的城市正在死去,大部分的美国正在死去,被毒品和贫穷包围。我要主动去这些地方创造工作,拯救美国人。”

于是,venture for america就这样如火如荼的席卷了美国,从第一年40个人加入,到2017年一共500人,加入venture for america的大学应届生们共同为美国创造了2500个就业岗位。

杨安泽在受到了社会关注,让他也发现自己也许该去创造更大的影响,在被奥巴马的特殊接见并表彰之后,他对妻子说:我要选总统。

图源:andrew yang

一开始,他的妻子evelyn以为他在开玩笑,但是后来evelyn发现,杨安泽不是异想天开,正相反,他有自己强烈的主张,除了竞选总统,未来他还会继续振兴美国中小城市经济。

事实上除了杨安泽,在美国还有一些华裔政客。日报君惊讶的是,他们在美国作为少数族裔,获得政坛地位是近些年发生的事情,他们还可能是你的校友。

20多年前,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州长出现。

骆家辉(gary locke)

骆家辉是华裔的移民家庭的第三代,在70年代靠自己打工和继续去耶鲁学习政治,之后,他在波士顿大学获得了法学学位。1996年,骆家辉被选为华盛顿州州长。

作为一位温和民主党人,在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党内竞选中,骆家辉为希拉里做华盛顿州的竞选工作。2011年到2014年,骆家辉被奥巴马提名为新任驻华大使。

17年前,美国内阁迎来第一位亚裔女性。

赵小兰(elaine chao)

上个世纪60年代,赵小兰在8岁时和几个妹妹一起跟随母亲来美与父亲会和,一家人挤在纽约皇后区的一间一居室公寓里。青春期的她没有过约会,没有被邀请参加过舞会,不了解流行文化,只忙着学习。经过不懈的努力,赵小兰进入哈佛。

赵小兰之后靠着一步步的努力不断突破自己,从白宫实习开始了从政之路。作为名副其实的白宫“三朝元老”,赵小兰在2001年她出任美国劳工部长。今天,她是美国的交通运输部长。赵小兰为事业牺牲了家庭,没有孩子是她最大的遗憾。

9年前,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女性众议员出现。

赵美心(judy may chu)

赵美心出生在加州,本科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数学,之后在加州专业心理大学获得心理学博士学位,一路做过学区的教育委员和蒙市市议员,2009年她代表民主党,在加州第32选区当选众议员。

以族裔融合以及身为华人为荣,赵美心多次批评反对特朗普的移民改革方案。今天,她依然在为美国的少数族裔平权而努力。

年轻的华裔政客正在成长,改变历史的进程。

图源:asian fortune(图中有一部分是亚裔非华裔)

最后,日报君的结尾也许会有些严肃和沉重,在美国近代史上,华裔,是一个充满了悲剧的民族。

从1882美国国会通过的《排华法案》年到1943年,长达半个世纪种族歧视。华人是美国唯一一个被禁止在美国就业的种族;甚至,直到1967年,也就是50年前,亚裔才能和其他种族合法通婚。

历史的长河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遥远和不相干,在美国的今天,依然留下了那么多印记:

老移民由于生存所迫建立了自给自足的中国城,哈佛仍然公然歧视亚裔学生,好莱坞的歧视亚裔演员,很多华人不善于交流,美国政客华裔稀少日裔却不少……

这些现象流淌在美国的血液里,种族不平等遗留还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我们无法得知,60年代移民到美国的杨安泽父母经历了什么,但在他们生活的时代,克服种族不平等的艰难对于今天的我们是无法想象的。

有很多中国人嘲笑杨安泽的天真和异想天开,顶着中国人的脸庞,喊着yang2020的口号,竞选美国总统,认为他完全没有多大的机会挤进中期选举。

但是,你可曾想过,杨安泽是一个当代的印记,他和vfa提醒着你无论背景,无论种族,无论途径,勇敢做那些没人敢做的事情,解决大家视而不见的问题。

当老一辈华人求生存,上一辈华人求立足,这一代的华人又将走向何方?我们的生命,又将承载什么样的梦想?

亚博体育app官方下载